在雅典捷運站裡遇上一排穿紅衣戴紅帽正在等車也在等人的椅子,讓走了一整天的路,腳痠不已的我忍不住ㄧ屁股坐下,實在是累了想打瞌睡,卻又怕流口水的模樣破壞臺灣人的國際形象,索性就當起無臉人,用帽子蓋住大半的臉,給她用力睡!(捷運站的燈光太亮,用帽子當眼罩,其實還蠻好睡的ㄎㄎㄎ!)



當然,睡歸睡,還是不忘展現自己的創作天份,藝術素養,模仿安迪‧沃荷複製瑪麗蓮夢露一般,把自己當作這椅子的複製品,搞點創意!留下這張有趣的照片。







hidomi11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